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资讯 > 协会动态
新闻资讯
办公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三环东路6号中国国际展览中心一号馆四层339
邮编:100101
电话:010-84600937 / 36
传真:010-84600937 / 36
邮箱:service@cidawa.com
协会动态

现场实录:“2017春夏季国际软装流行趋势发布会暨第三届“金墙饰奖”启动仪式

时间:2016-11-29      来源:互联网



首先有请今天的第一位深度演讲嘉宾:著名设计师、资深室内设计建筑师、台湾大易国际设计事业有限公司创始人/总设计师 邱春瑞先生。

邱春瑞:非常感谢大家。我最近才跟我的朋友在聊为什么这么多软装的会老是叫我来演讲,我觉得我是非常不适合的,因为我一直有一种想法,我觉得为什么我们建筑设计要把室内和建筑一定要拆开,拆开就算了,室内设计为什么还要拆成硬的和软的,我一直无法理解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觉得叫我来演讲,我挺尴尬的,因为我就是属于硬装设计师,因为让我跟我老婆说我是软的,我说不出口,我只能说硬的,所以我做硬装。所以来参加演讲,我觉得很奇怪。既然来了,就继续讲。

我觉得软装在我心里,我们在做设计的时候把它放在作业流程的最前面,因为我们要分析我们的客户,我们的客户是房子的主人。其实我们说的所谓的硬装只是一个载体,这个载体是必须衬托这个主人的。让主人的个性最容易表现出来的部分就是软装的部分,因为他可能有自己的喜好和收藏等等各方面。我觉得做设计就是不停在做对比而已,很多人会把设计说得很难,但是我觉得设计其实是一个非常容易的事情,就是不停的在做对比,包括我们的色彩、材质、光影都必须做对比。

所以你说软装的范围到底在哪里呢?很多软装设计师会讲,把房子倒过来,会掉下来的东西都属于软装。但是我的看法比较不一样,我觉得把房子倒过来,会不会掉下来的东西都属于产品。

刚才主持人也讲了,现在我们国家比较注重精装修的部分,其实在台湾一直都是精装修,从我出生开始到现在都一直在做精装修,并没有说房子没有精装的这一块,一直是在发展中就做到了。但是在大陆这边比较特殊,把毛坯房就交给业主了,最终端的钱并没有赚到。但是现在发展商正在回归,回归到做精装的部分,反而台湾在脱离,台湾开始做毛坯房了。我觉得这个市场挺奇怪的,因为其实并没有照顾到绝大多数老百姓。所以对精装来说,发展商是可以赚到钱的部分。

现在很多人在跟我聊,我们最近也成立了一个子公司专门针对这一块。室内设计其实你把房子倒过来,全部都属于产品。我们现在自己有个工厂,我们也很快明年就要上市了,我们把所有装修挪到工厂里面,工业化生产,甚至我们连家庭主妇都可以自己去安装硬装的部分。

我们这个工厂里面开辟了一个菜篮子教室,什么叫菜篮子教室呢?就是这些妈妈买菜回来之后,可以来这边上课,我们教她什么?就是做色彩的对比和造型的对比。现在硬装设计师、家装设计师在干什么?我说出来你们会笑,但是你们想想看是不是你们在干这些事。画一个门就画一个大叉叉,业主自购。画到踢脚线,画一个小叉叉,业主自购。画到天花角线,打一个小叉叉,业主自购。那我问将来家装设计师在干吗?

以后会危险了,为什么?以后的设计市场一定是分成两个阶段,最底层是工厂,不是设计师,最上层就是原创设计师,只会分成这两段,以后不会有其他设计师了。为什么呢?因为你都会这样子业主自购的话,我只要训练这个妈妈自己会配色,他还需要设计师吗?因为你全部都会打叉叉,她也会,全部都是他自购的,他买就好了。

为什么国内的美学教育比国外差这么多,因为我们都会把美术课拿去补英语、补数学了。他们的房子固定那样子,一定是精装的,所以你只有主人自己来做主的时候,才会有差异化。现在整个市场都在讲定制,其实17年前我进大陆的时候就提这个观念,要定制,但是6年前我推翻了这个概念,我认为应该是客制,为什么?精装修做到最后会发生一件事情很恐怖的。因为流水线作业,最后会发现一件事情就是开错房门、上错床。因为千家万户都长得一模一样,是不对的。在这个流水线上也应该有差异化,这就是客制化。流水线怎么客制化,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我生产一百张椅子,我要生产完,才有钱赚。但是现在不一样,现在是用智能化生产,工厂里没有人,全部是机器人,用这种方法就可以客制化了。因为我把所有数据都输入电脑,不是统计市场你偏好什么东西,而是我们研究的是你个人的喜好,用大数据,所以完全在变化了,大家不要追不上了。因为我们已经开始做了,这个我们工厂明年就上市了,我们已经在做了,它会颠覆整个行业的。

那以后的设计师要干吗呢?很简单,比如我们一套房子,可能这个设计师名气很差,做的东西很土,那你也可能是一个很有名的设计师,你帮我设计一个样板房,每一套我给你三千块的版权费,如果卖了100万套,大家想想看,他一年就有三亿的收入,这是设计师将来会变成这样子。

整个市场正在很激烈的变化,这个是很多人都没有预想到的。其实我们也是趁着大家没有预想到,我们去做这件事情。而且很快得到了风投的认可,明年我们就要开始准备上市了。我们先不聊这个了,因为聊聊很伤感情的。我们还是来说一下跟我们软装有关系的东西。

我拿出一个我最近做的案例。我应该是按大家的归类来讲,是属于硬装的设计师,每次跑到软装这边来讲软装,我很不好意思。就像我读的是工业设计,结果我跑来做室内设计,也是觉得很不好意思。明年我已经答应了要去台湾的中原大学继续读书,读硕士,读室内设计,所以我老是觉得自己不好意思,就像我做设计一样,其实我真的不会设计,但是我用的方法很简单,我就假装会设计。我用了很多方法在训练我自己。

其实我们做设计,先不要说软的和硬的,只要说设计。其实我们都必须认清楚你的工具、你的道具,你的道具有很多,我问在座的各位,大家懂面料有几种吗?包括它的编织法,窗帘是什么编织法,沙发布是什么编织法,大家想过这个事情吗?你的沙发布的编织有几针,你身上的衣服编织有几针,大家有了解过吗?从来没有。为什么会做软装呢?为什么会把这个东西交给你呢?你知道灯具有哪几种吗?它的罩杯,不是女孩子身上的罩杯,而是灯具的罩杯,会了解光的方向,你们有了解过吗?色温你们有了解过吗?色彩明度彩度你们都知道哪个颜色的位置吗?我相信大家都没有了解过。

其实我们学工业设计,这些刚好我们都学到了。所以我觉得我很幸运的一点是,我是一个学工业设计的人,但是我来做室内设计的时候,我变得比别人强很多,比如说一个水龙头,它经过多少工序才会放到你家里头,大家有没有想过,可能没有人想过。但你们在做设计的时候都不知道你的道具是什么的时候,你们这个设计是怎么来的。

所以有时候我会经常问自己,每一天晚上我回家会问自己,你还缺少了什么知识。我觉得这些都是一种知识,将来会影响到你的整个作业流程的。我们经常会说一件事,你的心里面都是波澜的时候,这个湖都是涟漪的时候,其实一只蜻蜓降落在水面的时候,你是不会发现的。如果你是一潭静水,你是非常淡定的,一只蜻蜓落在你身上的涟漪,你是都会发现的。所以一个设计师要不停的吸收知识,不停的在沉淀,这样才可以做出好的东西,必须这样你才能进步。

有时候进步是在跟自己对抗,并不是在跟你周边的同事、跟台面上的这些设计师竞争,有时候你是在跟自己竞争,你要怎么去努力。经常我在问我自己这个问题,你真的已经很有名了,你还要再继续学东西吗?我的答案是要,因为你学无止境,你学完这个技术性的东西之后,你必须要学一些理论性的东西。

下面我讲我们这一套项目的软装,我们在整个国内国际上都比较有名,因为我们只是用了一个光来做设计。为什么我设计的质感、墙的质感一定是大理石或者木材的,因为我一直在推翻一个东西,我曾经做过一个项目,当年也是很有名的,一天三个小时就把房子卖光了,那个售楼处就废掉了。我们是用了16万个灯泡去做墙面的皮肤,我经常干这种事情,就是推翻自己。我觉得每一个项目其实都在为下一个项目做准备。我喜欢实业,因为我觉得做原创的就是要冒险,冒险代表你不会赚钱,因为业主不愿意跟你一起冒险,业主愿意隔壁的楼盘怎么做,它卖得好,我跟它一样就好了。

但是我们这个行业进入到这个时候,全部要精装修以后,你会发现一件很好玩的事情发生了。业主开始要求差异化了。要差异化的时候,你的原创、想法就非常重要。我们做设计的时候,很多设计师想不出来东西就翻书,翻翻翻还是翻不出来做什么,最后把这本书放在公司门口,蹲下来在公司门口抽根烟,因为想不出来。结果风一直吹,最后就停在了某一页,他就想我就做这个好了。其实很当设计师是没有自己的风格和想法,是随机的。所以你会看到市面上大部分设计师做的东西很表面。其实做设计要能够管理,除非是量产的。一直重复、复制,这个是量产。但是这个叫设计吗?我觉得这个不叫做设计,这个叫做生意。设计既然是设计,就应该是没看过的东西,或者是一个重新设定的东西,这个才叫设计。

现在的设计师就等于是只会翻书而已,没有创意的,只会参考拼拼贴贴,这是很糟糕的事情。像我们曾传杰曾老师坐在这边,他很喜欢算命,我有一次问他,你算命为什么这么准?他说没有,我只是为了摸那个女孩子的手而已。其实是骗人的。他说怎么算的呢?很简单。比如这个女孩子20出头,她背了一个LV的包,穿了一个GUCCI的衣服,他就知道这个女孩子命里面带二,不是二奶就是富二代,你20岁的时候如果这个设计师天天闹着要赚钱的设计师,你想想看你的隔壁坐的同事是在天天研究技术的设计师,你们两个到30岁的时候会有什么差别?你可能会赚到一百万,30岁的时候他可能学了一把工夫。到了40岁的时候,他可能赚了一千万,你可能还在赚一百万,因为你没有进步。因为你太早赚钱的话,其实对你是没有帮助的。

我们公司有这种人,来应聘的时候是拿着我的作品来的,说邱老师我从小到大看着你的作品长大,我想跟你学习,我说你进来吧。结果一年之后,他跟我说,老大,我要辞职,我说为什么?他说薪水太少了,我说给你加一点,他说不够,我要娶老婆、我要生小孩。这种人是不会感恩的,他就是很功利的。我们公司后来对面开了一个公司叫真正大易公司,因为我们员工都在对面,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但是这是需要真正创造力的,你有没有这个能耐。你不要以为20岁的时候,你因为赚钱放弃了你学习的能力,你会得到多大的前途,我跟你讲这个20岁的决定会影响到你80岁。40岁的时候你已经没有办法成为一个设计总监了,因为你20岁在忙着赚钱,你的技术上不去,你也没有办法成为一个老板。50岁的时候,就像曾老师这样,必须重新出发,就像我们现在必须重新出发。因为我们做到这个程度之后,我们没有赚钱,因为我们一直在做原创,赚不到钱。我们现在开始赚钱是因为什么?我们开始打破自己的游戏规则,要量产。但是你让设计师去量产,是做不下去的,因为我很爱设计,你让我去做量产,拿我的专业去赚钱,真的下不下手。那怎么办?就用工厂去量产,我还是做我的原创,提供我的新想法给这个工厂,然后让它去量产。

所以后来我们成立了子品牌,甚至我们也做家装,因为我们上面下面夹击的话,干吗不能做家装。把原创这十几、二十年来累计的所有套路全部放到电脑里面形成一个系统,也是可以的。所以后来我们也干这个了。我们从技术出发,以量产来做结束的时候,这是我50岁要干的事情,我跟别人是反过来的。就像大家在做软装一样,先做硬的,再做软的,我们是先做软的,再做硬的。因为我很喜欢反向思考,所以后来我们就开始弄这个事情,其实效果还是挺好的。所以我们开始量产了,量产才有办法管理,因为做原创是很难管理的,我们设计师是没有上班时间的,你想来就来,想回家睡觉就睡觉,但时间到了,你要把作品交出来。这是我们公司的方法。但是工厂就不一样了,是可以管理的。人告诉电脑,电脑再告诉机器,是不会出错的。人告诉人一定会出错的。所以我们只有这样才有办法达到量产的程度。

我们抛弃了其他的元素,直接用光来做设计。那光是属于软装还是硬装呢?在我们这个项目里面已经分不清楚了。如果在正常项目里,光是属于软装的部分。但是在我们的项目里面,它变成了主角。大家可以看到整个项目里面我们是用光来做的。

因为我们做了很多禅的东西,所以这个客户来找到我。但是我不能老用这一招,因为一个设计师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自己。我在想,我要用我从来没有做过的方法去做,所以这个项目我们决定用光来进行表演。

大家认知里边的这些硬装我们反而做得很少,但是我们是用光来表现环境,包括这个线条,因为材料是必须有材料规格的局限,我们甚至了另外一个空间之后,是转换的,转换成另外一个比例。利用这种数学逻辑来做设计就够了。所以很多人会觉得设计好像很难,我为什么老是说很简单,你都是在做对比。有光跟没有光的对比,有材料跟没有材料的对比,有线条大和小的对比,这样就可以完成一个空间了。所以真的没有那么难。其实它是一个载体,硬装真的是一个载体,我们要呈现的是主人的个性。

这个里面还是在有“中”的味道,我其实不愿意去说“中”这个字。两年前我们有一个项目得了一个国际大奖,老外都会跑来问我你这个是在做禅,但是我们里面从头到尾没有说“中”这个字,因为我觉得“中国”这个概念在每个人心里面都长得不一样。我们从整个客观的环境来讲,它是有一个时间跨度的,我们中国这个概念从周朝一直到我们现在这个年代,其实是有个时间跨度的,“中”它很复杂。

从地理来讲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中国地理跨度也比其他国家大很多,你说藏族、维吾尔族就不属于中国人吗?没有人敢这么讲,他们也是属于我们中国的一部分。那怎么把他们融合到我们里面,不能用语言来代表,不能用很民族的东西说中国,而是考虑用我们国家的地理或者历史的跨度来说中国,这个就变得很抽象,其实就是一种灵魂。量子力学告诉我们,其实我们这个世界是不存在的,科学家已经实验出来,这个世界是不存在的。这个世界是你愿意看到,它才有的,你不想看到,它就没有,它就是一种能量。大家把眼睛闭起来,你幻想你已经到了宇宙边缘,你马上就到了。但是你坐宇宙飞船,你坐26亿光年都到不了。所以有时候思想是一种能量,其实宇宙是一种能量构成的东西,才会形成物质,物质其实就是能量。因为科学家在实验的时候发现夸子,你看它的时候它是存在的,但是不看它的时候,它在仪器里面是没有的,它是一个能量。实跟虚确实是存在的,我们老祖先是很厉害的,在五千年前就已经发现这些事情了,不用仪器就已经知道了。

所以人最可贵的是灵魂,你在创造事情,你在想象事情,你把这个事情用很强的意念是可以实现的,我们在做设计也是这样子,所以有时候你看这些表面的东西,其实也都是你在重组,所以为什么我们用一个光就可以去玩这个项目?因为很少人会这么干,其实我挑战的就是自己,因为我那一个项目做完之后,很多媒体记者也问过我,你下一步还能玩什么呢?你都已经把一个“中”做到这么简了,你还能做什么?所以我这一场就实验用光来做设计。

到了这个阶段,大家会想到底光是属于软装还是硬装,我觉得不需要再分软和硬了,从人的角度出发才有所谓的软装,再有所谓的硬装,并不是说设计师把硬装做完了,软装才出现。所以我为什么那么讨厌软装设计师,他跑去跟我的甲方讲,那个设计很烂,我会想办法用软装给你补救回来。我听了挺生气的,你哪知道我要表现的是什么。所以大家是不是要重新定义这个行业。

这是我们整场都在玩光,拿光在做设计。有直接光,有反射光。就像我们的房子来讲,我们的房间很多人习惯把灯装在天花板,这是我最讨厌的。所以大家看我的设计,很少是会出现天花板上的光。光反射到墙上再反射到脸上,你哪能看到一个太阳挂在天花板上。我觉得光是尽量去模仿自然光,才是一个对的设计方法,光应该是有表情的,你必须把光、把阴和影都分开,尤其是大家在做软装的时候,要多运用这种技巧,阴和影要分开。红配绿可以狗臭屁,但是红配绿也可以一点红。黄色,就是皇帝黄配孔雀蓝,这也是一种补色,这种补色是最跳的,其实就是阴跟影的感觉。

在印象派里面画画,比如画一个黄色的菊花,比如塞尚,你回去看它的阴影就是孔雀蓝、普鲁斯蓝,为什么呢?因为它两个差距最大,拿它们做阴影,可以互相对比,我拉得最远。你应该有一个强,有一个弱有一个阴有一个阳,才会出彩。包括面料,一定要去懂,你的牛仔裤,大家回去把你的牛仔裤拆开看,是人字边,强度最大,而且针数要少,才会坚固。针数越多,面料越亮,而且透气性越好,针数越多越透气,所以很多人搞不懂,你要了解面料才会做设计。还有窗帘的垂挂性,变形越小。你要真正了解这些东西,才不会配错材料。所以要学习的东西真的很多很多。

我下一个项目可能来不及讲,我是一个属于空间设计师,我是想让大家看一下我们在做设计的方法,我们已经进化到用电影去做设计了。所以大家可以看一下我们这个项目,是我们在青岛一个酒店,我们把它做成了一个动画。像一个电影一样,去做设计。

我先放一下这个视频。

(播放视频)

看到这个视频,我觉得大家应该思考一个问题,设计或者艺术真的有界限吗?很多记者会问我,说你跨界,我说我真的没有跨,因为我跨的最大一个界是从工业设计跑来做室内设计。但是大家看这个项目,我们连总规、包括建筑、包括室内设计、包括软装的部分,全部一体做完。所以大家在做设计的时候,思考逻辑是不是重新再做一个整理。我一直讲我是一个自由人,我想干吗就干吗,因为我真的不会,我当初来做室内设计的时候,真的是不会做,我用我自己的想法,我觉得室内设计师应该长这个样子,所以我就那样子去做,无形中走出了一些自己的道路。

因为我是觉得在这个市面上,你要怎么样去把你的设计的差异化做出来,你的参考点真的太多了,所以你会不知道你该怎么去走一条自己的路。人最难的一件事情就是忘我,如何把自己忘掉。因为我们学设计、学工夫,我们刚才也讲了,20岁的时候要必须不停的扎马步,等到你50岁的时候可以重新出发,这样你60岁的时候才不会进养老院。如果你一直做很死板、很不创新的东西,可能到60岁,赚了一点小钱,60岁的时候就要进养老院了。因为我们设计圈流行高级灰,头发要高级灰的才可以要上讲台,才会有女粉丝。像我们这么丑的,站讲台演讲的比较少一点。你去养老院看那些高级灰,都是手在发抖的。如果20岁的时候没有做好准备,你60岁就是这个下场了。如果你做好了准备,甚至到50岁的时候重新出发,你可能到80岁还在做设计,这才叫人生。

所以你应该要思考一下,你现在在设计圈里的位置是怎么样的,真的很低吗?你希不希望爬到那么高,甚至像很多大咖可以上台演讲,可以教训别人。这是每个设计师都想要的东西,但是你为什么没有做到?你欠缺的是什么?所以我觉得你应该很认真的每天要回家反省一下,因为文化不是说出来的,是反省出来的,很多设计师喜欢上台就讲英文,我真的听不懂,我觉得很累,我觉得做设计不是演戏,不是跟自己演戏,也不是跟别人演戏。我以前在演艺圈待过,当然我不是小虎队什么的,我是在后面当导演的。所以我为什么可以做这个东西?因为我28岁才开始做室内设计,我觉得我之前浪费了很多时间,我觉得好像自己什么都会,很有才华,最后发现自己很沮丧。后来又到了做室内设计到前五六年的时候,我才开始把这两个最便宜的软件在网上下载是不用钱的,拿来做视频,竟然可以做成这样子。我们开始是想研究模型,研究空间效果是怎么样的,尤其是做软装真的很好用。

我跟我的设计师讲,可不可以让它动起来?他们说可以。我们可不可以像盖房子一样,从零盖到有,后来他们说试试看,所以就有了。我们说可不可以让它绕几圈,这样又有了。还有就是可不可以配上音乐的。就像晚上夫妻生活的时候有声音就很好,没有声音会觉得很无聊。还有音乐的节奏可以和我们的画面顺畅一点,像电影一样,我们就试试看,一试就试到现在。我们一直在试,甚至我们有试VR。在设计的人生里面我都一直在冒险,但我觉得这个冒险就是一个原创的能量,我经常说我是一个四岁小孩,我要对什么都很有兴趣,所以我的微信个性签名就写了“不喜欢吃蔬菜,喜欢在被窝里面放屁,一个四岁喜欢画画的中班小朋友”,这是我的个性签名。因为一个人保持童真的时候,才会对这个世界上任何事情好奇,才会去发现。

我最近一句名言就是“设计是不断地发现与修正”。你不停的发现,不停的发现,包括你已经做过的设计,你一定会发现缺点的。其实现在的作品是在为下一个作品做准备,设计是没完没了的,所以我会觉得它很好玩,当你把它变成一个很好玩,又可以赚钱,又有成就的时候,这是最幸福的一件事情,你如果能够把你的职业做成这样子,其实我已经做得很接近了,现在我们又去玩工厂了,我去颠覆。我超级喜欢破坏的。为什么?一到大陆的时候,我最讨厌的就是家装公司,我进过家装公司,我觉得真的在忽悠人,并没有在做设计。

后来自己家的房子装修,办公室装修之后,又发现了一个恐龙,就是施工队,我发誓要把施工队消灭掉,因为老是袒胸露背,又没胸毛。“要不要追加,随便你”。我就像那个小朋友,喜欢吃糖,发明了巧克力工厂,为了吃糖而做了巧克力工厂。我就是想把这些消灭掉。包括地面、包括天花板、包括石材,我们发明了泡沫水泥,发明了快速结构,就是让家庭主妇自己都可以干装修,这是一个很伟大的发明,我们正在做,而且评价很高,我们融资很高。

我觉得人是有无限的可能的,但这些事情都是从哪里来的?不是一颗钉子一颗钉子敲出来的而是想象力,靠我们的设计能力落实,包括我们的软装系统也是这样。到我们这边两做总装,因为在设计的过程里面,我们已经把软装考虑完了,整个色配方法,我们会提出十种,家庭主妇我们的配色表很简单,就是把色表已经设计好,其实不是她设计的,但是我们会让她误以为是她自己设计的。不管怎么做,都是我们已经设定好了,但是她不知道,她会以为我会设计。所以家庭主妇会跟你讲色差,讲对比,她就会是我的客户,不会是你的客户,因为她觉得比你懂,她压过你了,就不会再找你了。我们连软装都在整理了。

你们现在做软装,好像觉得还可以,但是其实你们有没有想过一件事情,所有人都想拿到最漂亮和最棒的货,那其实最后会集中到一个工厂去拿货,这个工厂最后会越做比你越大,因为它有资金,它的价钱又比你低,因为它是厂家,你是要经过它才赚一手,所以它价格一定会比你低,将来一定是它成为主宰,你是它请回去做软装配饰的人。所以为什么我敢说将来是工厂的天下,而不是设计师的天下,就是这样得来的,因为我们就是这样子干的,以后会有工厂和原创设计师,将来那个在LV门口卖假包的黑人会不见了,这就是山寨,你不可能在最上面和最下面存活的。大家要尽量去发挥自己的能量。

量子力学讲了,其实这个世界上所有物质,包括钱,你把钱烧掉之后,你发现它就是灰,灰是什么?就是碳,人死掉之后,你把他烧掉,放在棺材里,你会发现还是碳,地球是由碳组成的。所有最后只有一件东西,就是碳,都是虚无缥渺的,所以不要那么在意金钱。现在很多二三十岁的人在这里听课,你要想想你现在是不是有到三十岁的时候该做的事,你二十岁的时候是不是在追逐金钱。老邱说的话对不对,你可以参考看看,可以修正。

我今天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主持人:非常感谢邱老师给我们带来的精彩分享。刚刚邱老师这边讲到了很多关于精装房未来市场的发展趋势,包括进错房间上错床的概念,我希望大家在座的设计师们学习邱老师不断创新和原创的精神,能够把中国很多好的设计理念在很多设计方案当中体现出来,而不要说大家只是在网上找一找好的设计案例,天下文章一大抄,缺少原创。今天上午的时候我们开行业的工作会议的时候,也提到了这种原创性的内容。再给邱老师一点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