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资讯 > 协会动态
新闻资讯
办公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三环东路6号中国国际展览中心一号馆四层339
邮编:100101
电话:010-84600937 / 36
传真:010-84600937 / 36
邮箱:service@cidawa.com
协会动态

现场实录:“2017春夏季国际软装流行趋势发布会暨第三届“金墙饰奖”启动仪式

时间:2016-11-29      来源:互联网




进入第二个嘉宾演讲环节,是广东星艺集团创始人、IFDA国际室内装饰设计协会中国区副会长、联合国生态生命安全科学院士余静赣先生。余工是业内资深的老专家,在做设计的很多朋友应该都知道庐山手绘训练营。大家掌声有请余工。

余静赣:刚才邱老师讲了光,其实我昨天的课堂上也讲了设计的灵魂就是光,我在他这里又学到了一些自己想要的东西。

我今天可以讲一些题外话,刚才上午我们在开会也在讨论,中国在设计、装饰、空间变换之中,我们是否走了一些弯路,我们都期待着一种创新,期待着一些发现空间的美好,服务于我们的生活。实际上它的终极目标是让生活过得好,而不是说让设计成为一个供参观的东西,而是要生活过得好。我今天带来的课题是“国民设计”我一直是这么做的。我手下的设计师,就是刚才邱老师说的那个可恨的队伍,我就是做那个可恨的队伍。我的队伍一年做1700亿。但是我希望做的是让国民家家有艺术。

其实国民设计也不是现在才有的,包括刚才邱老师讲到的,本身他自己也是国民一分子,包括一些老百姓参与的,可能比我们设计师还要做得更好。我讲的“国民”就是人人参与,人人创新,所以我在上大学的时候就有一个大梦想,我的设计师是没有理由给客户做设计的,而是设计师帮助客户一块去理解他的生活,去帮助他一起把空间做得更好、更适合一点。我曾经做了几个设计是让客户流眼泪,因为他自己参与了,所以做的是自己的东西。

一个小孩如果不是自己生下来的,那么是否去建立感情,是否有一些距离。所以我觉得国民参与这是我今天重点要讲的。

偏偏是我们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特别是在最近五六十年,又缺少创新。我就在想,80年代、90年代,我们在推崇的是代加工,让我们的国家经济上腾飞一次。再后来感觉到代加工挣劳务费实在是有辱中华大地,所以就提出中国制造。是的,我们现在看到全世界几乎每一个商场的几分之一都有中国制造的东西,但是实际上我们还是可以看到,出现一个现象就是我们的价位、我们的品质是否又跟这个国家不相称,跟我们国民的生活所乞求的也不相称。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我做设计,几乎培养出30万设计师,一年不知道做多少设计。但我很认可自己、很承认自己没有做设计,几乎是全国的设计一个样。我们从城市里可以感觉出来,我是建筑师,我们南京的城市和深圳的城市没有任何区别,你晚上坐飞机,降落在某个城市,不告诉你哪个地点,你会感觉像起步一样,全国的城市一样样。据说有人把全国的城市分成9种风格,有人分成12种风格,就像英文字母一样的26个字母。

中国制造背后是靠设计来支撑的,但是设计没有。在座至少有一半人去过米兰、巴黎去看家居设计展,我们都带着相机出发,回来把它变成我们的创意,那不叫设计,而是设计代加工。中国制造叫得很像,但其实令国民很失望。我们的设计做得很庞大,但是令国民很失望,因为国民几乎没有参与。所以我们有一个“中国创造”,这是我很想提的。

作为一个行业,我们的生活在创新,所以我们的空间需要创造,但我们没有什么创造。我从小就知道中国四大发明,我今天上午也讲到四大发明,火药发明,我们把这种发现当成创造来理解,火药本来就是存在的,几万年前就有,甚至几亿万年前就有,你怎么去发明它呢?枪才是发明,因为几百千年没有,几千年前没有,几万前年更加没有。我们还缺乏一种大环境,就是我们的教育出了问题。我带来了一个小视频,我们可以看一看,德国、日本和其他一些国家的教育。

(播放视频)

我以为会有中途退场的,觉得这么长、这么久,结果没有。这就说明我选这个视频是选的对的。这是我昨天晚上才看到的视频。

我们的设计到底为了什么?我们今天谈软装到底为了什么?我们今天上午开会还研究墙纸墙布,我们这个产品的创新到底怎么去做?我们的设计为了孩子的成长,可是我们软装设计里有多少考虑过。我们刚才讲到的中国制造背后的中国设计,没有中国设计谈不上中国制造,无非是加工的升级版,把相机拍来的东西拿来制造一下。而中国设计的背后需要中国创新,中国创新的背后需要中国教育,中国教育背后需要儿童创造力的启发,儿童创造潜力的启发。

我们软装空间里,如果留下一片墙纸的地方,涂鸦墙纸,在客厅里丢了两个我们认为很美的沙发,给孩子一个做手工的地方,画画的地方,我们现在没感觉到吗?至少我在家庭装修的时候就感觉到了,我们的所有元素都是为了他以后更好的生存、更好的就业。比如钢琴考级,现在连画画都最有创新的、快乐的结构,都变成你必须那样来画,画的不好不行。都不能让小孩随意的创作。

其实大家是很高端的思考者,我讲到这里的时候,就不需要再往下讲了。我们该怎么做?我在做。

刚刚讲一个家庭软装、硬装没有留给孩子一个创作、快乐、成长的地方,我们塞进去的东西都是我们大人觉得认可的东西。我怕我们这个行业走错了,错了一百年以后,后代在教科书上让我们把民族的根,创新、快乐的根被我们的软装破坏了,让他没有成长的机会。

社区的软装在哪里?我们社区的草地是人不能踩的,那这个草地到底用来干什么?为什么草地不可以用来种菜?让孩子们观察到更多,传承给他更多文明的培养。让他看到麦子的病虫害,突破了病虫害,长大了,怎么变成面包。

心灵也是空间,我们每一个人大社区都有几百、几千平方米的水面,可是没有一个人可以去亲近这个水面,为什么不可以通过软装让孩子可以去捉泥鳅、钓鱼,让他观察青蛙是怎么形成的。现在孩子真是没有观察过蝌蚪、青蛙等等的机会。现在城里的孩子几乎在软装天下里都不知道南瓜长什么样子,也不知道这个生命是怎么来的,就是简单的从硬装里、从这些媒体里去接受更多文明、与时俱进,我承认这一点,但是通过观察自然学到的东西,就是我们软装要达到的东西。所以我觉得要考虑儿童教育,是我们设计师在做设计的时候需要去考虑的。

时间关系我不多讲,我在做这件事情。我想带动中国设计师到中国的每个社区都开一家工作室,带着孩子去做木工,带着孩子去做手工、做陶艺,带着孩子把自己的家软装一遍。至少可以让小孩在客厅某个墙面上自由去发挥,没有任何软装可以超过它的重要性。但是我们没有,99%都没有做到这一点。我听了这么多大师的讲座,没有哪个大师讲给孩子留下一片空间。

再说创新这个话题,我作为我下面十分钟的主题之一。怎么创新?我们很多人都往西方跑,是的,我也是,我也准备带着中国设计师走西方。墙纸墙布这一次在法兰克福展览,我就在法兰克福边上买了几万平方米的厂区,我就想带着中国的孩子,带着中国的设计师,跟西方相对零距离接触,了解我们的装饰到底为什么,把设计师从儿童时代就培养起来。这是向西方学习的一点。

我很佩服台湾的设计师,去年台湾的邱德光老师讲座,就这个会议室,我对他很崇拜、很尊敬。他把的确是属于中国的东西,中华大地的东西,东方的东西,我始终认为一方水土一方人,一方建筑也是跟一方人相吻合,一方空间也是,我始终相信空间可以影响命运,空间可以影响行为,行为影响性格,性格影响命运。所以东方的建筑就应该是东方长出来的东西,向西方学也是学方法、学思考、学其他一些东西,没有必要把西方那些硬元素硬搬过来。就算简约,到了东方也是虚无,也是阴阳,也是有就是有,有就是无。

我再给大家看一个短视频,感受一下原来东方的文化之伟大,足以让我们设计师几辈子去创新、去研究,而不是没有东西可创新。我们不能说把没有创新的东西作为理由,没有理由。

(播放视频)

这个视频讲的是方向,我们现在几百万设计师已经迷失了方向。我希望大家能够看到中国设计的高度,的确有不一般的地方。

刚刚讲到发明与发现,原来我们认为的创新,一直在做发现,把别人认为的创新拿过来,绝对是发现。造纸术其实就是发现,不叫发明,最多只能算是技术上的小小的发明。我们创新从根源上要去寻找一些路子,刚才那个视频如果能看到的话可以感觉得到。比如我们的书法艺术、舞蹈艺术、文字艺术,书法与文字还是有区别的,这是看得到的一些东西。当然还有国画等等。

我去年在这里讲座,讲到我们所有的柜子,用个15年,都得丢到垃圾桶。如果我们的柜子运用一些书法艺术、雕刻艺术在里面,就可以用一百年、二百年、三百年,而现在的柜子都要丢掉。我们现在基本没有一个二手家私店?因为都丢掉了。我们对不起自然,对不起未来的子孙,雾霾越来越多,原来从我们开始可以把雾霾减少一些。

艺术就是我们在创新以后可以接触的一些东西,我这次在米兰买了一个地方,也是想中国设计师自由的去吸收一些西方的东西,而且现在有VR,完全可以在米兰做全世界的设计,包括做中国自己的设计。我觉得我们需要去思考一个问题,我们的设计师能做设计吗?不能做的话怎么办?那就培养下一代做设计的,那就跟国民一起做设计,从古到今没有设计界的时候,我们的国民空间挺好用的,现在有了设计师,我们培养了更多的。我们需要通过艺术来创新,长度很难,尤其我们这个民族搞创作非常难,我们需要大家一起来,从生活空间开始,让下一代人有创造力。我们工业社会,中国缺乏创造力,所以我们几乎错过了工业社会。现在网络社会也需要创新,未来设计的社会,如果我们国民还不具备创新精神的话,我们这个民族、我们这个地方,我们的后人到底怎么办、怎么过日子,这是我给大家带来的思考。

我现在在做艺术讲者,我想让孩子一起为自己的家做设计,让老人一起为自己的家打造自己的空间,让家庭成员都参与,让国民都参与,国民设计、治艺兴邦。谢谢大家。

主持人:刚刚余工为我们带来的是一段德国制造孩子们的视频,也能看到余工不仅在这几十年来对我们设计人才的培养上非常专注,也是做了很多公益的一些内容。现在他开始更多的是从小孩子的教育培养起,培养下一代的儿童、年轻人成为未来设计的新秀,成为未来的艺术家。未来在座的这些设计师们,都能够使得你们的孩子们继续成为未来下一代的艺术的接班人。我觉得余工的伟大的公益事业,我需要所有在座的设计师们,跟协会、跟余工一起,来做这样一个更为伟大和有意义的事情。我们给余工再一次热烈的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