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资讯 > 协会动态
新闻资讯
办公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三环东路6号中国国际展览中心一号馆四层339
邮编:100101
电话:010-84600937 / 36
传真:010-84600937 / 36
邮箱:service@cidawa.com
协会动态

现场实录:“2017春夏季国际软装流行趋势发布会暨第三届“金墙饰奖”启动仪式

时间:2016-11-29      来源:互联网



主持人:现在的环节是论坛环节,我们邀请刘玮女士、邱春瑞先生、曾传杰先生、覃思先生、曾卫平先生上台进行论坛的分享。

今天很荣幸我担任这次论坛的主持。我是协会这边委员会的负责人,有幸请到几位嘉宾。刚才对国际软装的内容,刚才听到几位老师的演讲和分享。我想知道大家对于未来精装房领域是否愿意来为我们的百平米的住宅业主做更多的个性化或者私人定制的设计呢?他们可不可以享受到不要那么昂贵的一些设计费,也可以把设计费进行一些民主化。请在座的各位能够为这个话题分享一下自己的观点。

曾传杰:其实设计费我都跟我的客户说,你为什么找设计师,找设计师其实是为了省钱,而不是为了要花钱。如果你到市场去买一些菜,不会煮,不会用,自己乱煮一通,不好吃,花了很多钱,菜也浪费了,还不好吃,设计师其实像厨师,设计师是在帮业主省钱做最适当的布置。

我经常跟客户讲,同样的预算,你自己不会弄,乱弄,花了设计费,空间很大,以平米数来讲,我给你开的设计费都是很合理的,当然贵还要看每个人的需求。我们应该引导业主找适当的设计师,而不是在计较设计费的高低。如果一个高明的设计师能帮你做对设计的话,那个价值是远远超过你所花费的。

如果我们到北京,能够糊口饭吃,我们很愿意的。我的项目有时候跟客户谈,可能会用什么样简单的观念帮你做。设计如果每个地方都要帮你雕龙画凤的话,那肯定需要花很多时间,设计费要花很多。但如果你可以接受我帮你把脉诊断这个空间,我知道这个空间适合怎么运作,最理想、最适当的,如果业主听得进去,我不需要做那么多设计,画那么多图,设计费不会很贵。整个方案我帮你做,一个很大空间也好,很精致空间也好,依照平米数算,一千、两千、三千,也许我不用,我只要五百块,不是我要把价格降低,而是我跟你沟通好,很少的费用就可以做到很好的设计。

但是如果做酒店空间,那不好意思,酒店空间需要很多的工序,很繁琐。但有的不需要,像住宅很简单,你就花及五万块、十万块都可以帮你做设计,两万块、三万块也可以,这是我的观点,而不是钱多少的问题,而是我要帮你做到什么程度,收多少费用。设计师是在帮业主整体做设计,而不是多花钱。

主持人:说到现在很多家装设计师,有一些业主、消费者有反馈,说找一个设计师设计完之后,无限的再增项,这个内容是我们在座的设计师朋友应该关注到的一个点,如何从设计上来获得你的个人价值。就像几位老师这样,他们的设计值多少钱,是市场说了算,并不是用价格定位它。

邱春瑞老师在全国都有很好的住宅的案例,邱老师对于未来的小户型您有没有一些好的分享呢?

邱春瑞:我也是喜欢讲陈设,不喜欢讲软装,我喜欢当硬的,不喜欢当软的。因为我们台湾是把它叫做陈设艺术,那天我在另外一个协会有一个官方领导说了一句超级外行的话,我差点那顿饭都喷出来了,他说陈设艺术应该是归类在软装以下,我听了之后饭都差点喷出来,我觉得他是照字面来解释。这种人来管理国家的这个行业,怎么管得动呢?

我觉得其实我们每个设计师要从心里面去反省,就像我刚才演讲的时候说的,布料你懂了吗,水龙头的制造工艺你懂了吗,插花你会吗,你是属于什么流派的插花都会了吗?人家为什么给你这么多设计费,你有比我行吗?我是觉得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我们可以做的陈设的范围其实很广,比如结婚典礼也需要陈设,不是只有家装而已。他结一次婚,我可以把全部东西换掉,换成另外一个风格。比如我小孩成长,我可能要重新换掉,这才是精装修的意义,因为精装修已经是固定的,但是我靠软装可以不同的场景出现。这是老外的生活方法,搬一次家要重新采购,沙发等等重新换过。

那我们有没有达到这种国民生活素质,我们精装修是为了干这件事情而成立的吗?并不是。只是我们要回归到比较合理的,不要浪费,不要吵吵闹闹一大堆问题,我们是在解决一个最基本的生存问题,我们跟国外又不大一样,当然你有高档的项目,但是我们今天讲,寻常百姓的一些项目。我觉得寻常百姓的这种东西,其实反而应该是另外一个方向,应该是训练一个全体国民的审美。比如一个婚宴,我怎么布场,这些也是属于软装的范围。因为寻常百姓的东西应该回归到,比如你帮他装一次,他可能第二次没感觉了。我觉得这是一种生活方法,外面人很难介入的。我以前在演艺圈,帮很多演艺圈明星做过他们的房子,比如我之前给一个台湾非常有名的女明星的房子,她就是胸罩多,没办法,我已经帮她设计了300个盒子,每一个都要归类。但是我又去她房子的时候,发现她床上还是都是。没办法,她已经生活习惯了。我们平常日常的生活,有没有办法形成这种场景,因为真的脱不开硬装,越小的房子需要收纳空间越重要,其实是有生活方式,总归是生活方式,不是演戏。我今天布置完了,又怎么样,明天又弄乱了。我吃完饭,依然摆在那里,老公不洗,老婆不洗,最后小孩来洗。这是生活。而是你要帮助他解决这种生活方法。

我们要思考这个问题,不是说要打扮多漂亮,你可能就是做给邻居看、做给朋友看,明天又开始恢复正常。有必要演戏吗?我们该做的是什么,大家应该去思考这个东西,而不是考虑我怎么去赚钱。因为从赚钱的角度去出发,肯定会有苦恼。

我觉得大家是不是应该考虑这个问题,而不是说我们社会已经发生了这种变化,我软装设计师怎么去赚这个钱。我觉得应该是从设计的思考,而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主持人:重要的是还要提升国民的审美观。

邱春瑞:对。他懂得欣赏之后,才知道要请设计师,他如果不懂,觉得在哪里买都可以,最后从淘宝去买了,你没有占到什么便宜。所以大家要思考一下。

主持人:谢谢邱老师给了我们在座的设计师很中肯的建议。覃思老师。

覃思:我还是那句话,我就不说我个人的态度。但是我把我知道的一些趋势跟大家分享一下。因为我刚才说我是做建筑的,我接触很多开发商,我告诉大家现在很多开发商在做什么。

现在一线的开发商,精装修是必然的标准,现在国家之间发布整个国家对精装修的要求。精装修本身是一个硬的东西,对于销售来说它有一定的帮助,也有一些让客户不好受的地方,因为这个精装修不一定是客户想要的。

有一个开发商在做定制标准化,就是在标准的基础上面做一些定制,所以我们把整个精装修分成100%的时候,有70%是科学的,或者定制的,剩下30%留给客户,在购买的时候可以做个性的精装修或者个性的要求。这个分类跟这个度怎么把握,是我们在跟开发商在做的一个事情。所以这是一个趋势,开发商结合设计师做一些可以控制的、定制的、个性的氛围,是一个房地产开发的趋势。

另外一个趋势是家庭,就是今天的家装,我们这两年经常听到小米家装等IT业的人从他们的角度打入装修界。现在我接触的两家家装公司,他们每年超过十几个亿的经验已经做到了,他们从自己的角度,结合互联网+资本,反过来去做装修。他们本身也把硬装修的定制的结合作为一个标准的梳理,我们也在帮特点进行标准化的梳理。但是我们还是希望,驱动他在做梳理的过程当中导入一些个性的东西。怎么把大的设计师请入家装里面去,很多设计师都不愿意,原因就是因为收不起设计费。但是如果他们提出一个标准,比如我请邱大师做一套一厅三房的装修,然后把它相对标准化以后,放在网上面,有一万人点击要用他的效果,每一套点击的时候,我们给300、500,那一万个人点击了之后,就有300万的设计费给他。这是我们跟家装公司在思考,能不能把大咖请到家装公司里去,这是我们在做的研发。

我们怎么样把家装竞争力在互联网里做到呢?50万的东西我们现在能不能做到15万?现在我们已经可以做到,原因就是因为,他们用这么20年的设计经历、家经历,可以把每一道小的人工、程序都砍掉以后,包括请一些大咖来做细分的定制,这就是房地产的趋势和家装公司的趋势,它本身有雄厚的资本在后面支撑的时候,这是大家要去知道的事情。我们从个人的角度来说,我不谈太多,只是告诉大家有这个方向,大家可以多去了解一下。谢谢。

主持人:谢谢覃思老师,对我们的话题进行了上下游的贯穿,也为我们在座的设计师讲述了一下未来的设计在整个精装里面的发展趋势。我觉得也是警醒咱们的设计师们,在更好的做设计的同时,更好的把C端客户服务好,关注到市场的动向,及时做一些设计的升级,才是能够更好的把咱们的设计生涯传承下去。请刘玮老师讲一下国民设计的话题。

刘玮:首先我可能跟在座的设计师虽然有共同点,都是在从事家居这一块的设计工作,不仅仅是软装设计,或者是陈设设计。我的工作团队在北京和香港,分别也都是从整体的设计的角度去开始,也在最终完整地呈现,包括制作和施工的流程。但是从我自己服务的客户角度来讲,为什么说跟在座的不同呢?是因为在座多半的设计师都是为品牌服务,我刚才听说介绍有东易日盛等等的企业,那它一定会有自己的经营模式。而我和我的团队所做的工作是定制,就是为个性化而服务。

基于这个观点,我觉得设计没有物美价廉,肯定是除了像覃老师说的用互联网的思维,因为比如说邱老师做设计,他的阅历、他的设计能力、他对我们所要再现的对空间的理解、经验,以及所涉及到的所有部品本身的研究,都体现在最终的知识产权当中,当然必须没有物美价廉。如果像覃老师说的互联网思维,那是企业的经营模式,对于我目前这个阶段,我还没有精力去研究它。所以从我的角度讲,首先设计肯定没有物美价廉。

领域,对于空间再现的角度,我们所做的设计都是为人的五感服务的,就是人的真正体验和感受,包括视觉感受、听觉感受、嗅觉感受等等。只是每个人对于你自己生活当中五感所分配的比例不同,所产生的结果是导致你可能会是所谓的国民设计,因为更多的注重于功能,更多的注重于储物。说得直白一点,(此处可以不登载媒体),他就更多的费用,买到更大的房子,肯定是复合功能,不仅仅限于居住,他可以生活,也可以有朋友来聚会,包括他对自己生活的期许,建立他的理想国,对装饰和情景再现的一部分需求。

所以我希望我们能够在有限的费用情况下,设计费和设计,这是两个概念,我认为设计费没有物美价廉,但设计可以。比如我们用更多的方法、更多的经验和我们对空间的更多的控制,使这个空间虽然花很少的预算,但是能够再现出更好的结果,能够达到、满足我们人对五感的充分体验、充分感受,比如曾老师呈现的刚才的案例,20万人民币的预算,对于我这个成长中的设计师来说,还是比较困难的。所以我认为曾老师、邱老师是我心目的大师,在很有限的预算范围内,能够释放出更饱满、更充足的五感。谢谢。

主持人:先一位曾卫平曾院长跟我们再分享一下您的国民设计的概念,您是设计商业空间的,但其实商业空间也是可以理解它的国民设计,设计的人性化,设计的功能化的这些内容。未来怎么去满足这块的国民设计的内容?

曾卫平:是的,我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你的设计费要不要减价的问题。我是这么认为的,谈判在你手上的筹码。如果你不能提供有价值或者独特的本领,或者这种设计服务,对方肯定连你不要钱都不需要你。如果你能提供有价值、很独特的设计产品,其实你是有主动权的,甚至有议价权的。因此我觉得设计的核心内容就是创新,设计也不加多少减多少,其实设计是解决问题,设计还不是纯艺术,纯艺术的话,绘画这些更多是在表达你的观念。其实我们设计师需要业主,无论是居住空间,还是在公共场所,还是在其他空间,都需要把这个问题集中到你这里来,通过你的方式把它呈现和解决出来。

未来我理解,中国整个设计,包括建筑也好,其他各方面也好,都在转型。中国过去30多年一路狂奔的发展,其实到现在的不可持续性。那么它转向何方?在座每一位都需要思考。整个国家的经济形势会改变我们每个人或者每个设计企业所需要设计的这种形式的发展,甚至包括企业的经营方式和模式,无论互联网也好,其他也好。前段时间董明珠说的一个演讲,现在更多在谈互联网企业,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其实没有说互联网和传统,可能在于有没有折腾的企业,这是她说的话。做设计有时候需要坚持。其实我对家装并没有很大的发言权,因为除了我自己家居住房子我自己做以外,我很少做。

但是家装其实特别难,因为体量小,一个项目大的豪宅如果北京1000平米、1500平米很大了,一般是两三百平米。如果你这个作品需要一年,如果接到别墅,需要两年的时间,但客户给你的费用就那么多,无论是多少,都是有限的。我做公共空间,最小的面积也没有低于5万平米的,甚至有20万平米、30万平米的,同样一个人产生的经济价值不一样,但是跟设计的高低没有关联性。我只是说一个设计很难。

做什么东西都需要坚持,刚才诸位这几位老师,覃老师、刘老师年轻一些,我是74年的,我年纪大了。但是我觉得做任何行业、做任何细分领域,如果要做好,都在于坚持。有句话是,没有一种坚持会被辜负,与诸位同勉。谢谢。

主持人:谢谢曾老师。在座的设计师们都有一个很强烈的感受,其实设计师是个非常苦逼的职业,客户虐你千百遍,你待客户如初恋。有这样的说辞。刚才几位对国民设计都讲到了自己的一些观点。第二个话题是,我想延伸出来的是,我们软装这个领域或者陈设艺术这个领域,是否有中国的很多很好的创造性的、原创性的设计走向国际化呢?因为现在我们都是把国际的很多软装的东西引入到国内,那个不叫创作,只是叫借鉴而已,只是在合理的运用而已。那么对于中国的这样的软装空间,曾传杰老师有没有很好的方向?给大家分享一下,中国的软装走向国际化。

曾传杰:这个话题如果不要把它限定在软装,其实不只是软装,而是整体的设计表现。中国在整个国际市场上的设计,就像小朋友成长到一个阶段,还没有成熟,还没有到大人阶段。很多国际上的一些国家,他们可能在设计上已经发展了几百年,一两百年,像欧洲几百年的历史,他们在文化艺术上一直发扬。当然中国包括整个文化的重新洗牌,改变政治权利的关系,造成了现在我们国内软装、设计行业都是近二十年的事情。

我刚刚在跟大家分享的时候,因为我长期研究中国哲学的意义和观念,我用了快二十多年的时间在研究这一块,中国文化在几千年前就已经把这些西方科学都没发现的定律都已经定出来了,包括西方哲学现在在谈,把地球的北方放在上面,南方放在下面,这个有点错误。为什么?因为北方在上,南方在下的时候,才太阳系的旋转方式会变成逆时针,当你用逆时针的话,会发现不对的。必须把南方放在上面,北方放在下面,顺时针的方向,才会发现几千年的中国文化,在五千年前已经把设计科学都讲完了。可是问题在哪里?问题在于我们的观念还没有打开,我们任督二脉都没有打开,大家只是在美学观念阶段。

为什么提倡设计能量学,要把心理能量和生理能量都讲出来。很多西方科学都在讲生理能量,我们现在还在抄袭。当国内的设计师都把观念打开,在注重的方面已经改变了,不是在做形式或者抄袭了。现在大家都急着想要快速的复制财富,当你不急的时候才可以感受到一点点变化的内在。

上次一个老师的课讲到,他进到西方学习的时候,那些设计课程在老师一进去就告诉他们,不是告诉他们要做什么,而是告诉你什么不能做,危害人身体健康的、危害地球利益的不要做。当我们慢慢的慢下来的时候,才是中国的设计在国际上发光的时候。

我们未来要开始用几千年文化的东西开始发展,在全世界当成领导,那些表象的东西根本骗不了人。我讲能量学,西方还没有人谈到这个事情,你可能要重视的除了心理能量的运用以外,物质能量和生理能量你不懂生理,怎么谈设计,设计一个物理环境非常干冷、非常潮湿的空间,再漂亮也没用,会发霉、会臭、会空气不好,你用了危害的建材,可能那些有钱人死都跟有危害的建材有关,你们注意一下,这些都是罪魁祸首。我们要改变心态,开始忏悔,开始面对我们曾经做错的事情,开始回到正面。我的看法是这样。谢谢。

主持人:谢谢曾老师。邱老师。

邱春瑞:我觉得这个问题大家不要给自己那么多压力,像我经常在做中式的东西,我喜欢做中而不说一个“中”字。我觉得简约主义简到最后只会剩一条线,因为如果没有这一条线三维就不存在了,到最后只有二维。每个人都往这个目标在努力,当最后你到达那一条线的时候,你发现你跟周围的人都一样的时候,其实你会觉得你努力是白费的。但是其实我可以告诉大家,你没有白费,因为这条线的意义其实很重要,你跟每一个人都不一样。这一条线就是你的出处,你从哪里来,你的母亲是什么,你的母语是什么。这一条线是后天学习的过程,你不能说我们现在很丢人,在学习西方的东西。问题是你要想想看,你的老祖宗宋朝的时候就发明了火药,人家发明了火药我们拿去做什么?当玩具,做鞭炮。人家老外拿来做什么?做大炮来打我们,我们还在那边放鞭炮欢迎他们。所以你说这种东西是谁错了,谁对了。你的后代没有努力去把它发扬光大,历史是一个参考点,我们的祖先是我们的参考点,我怎么样在它的基础上去用现在的东西去做出属于中国人的东西,而不是等到两百年后,考古学家万到我们2016、2017年的土层的时候,考古学家说惨了,这一代一点都没有出息,害惨我们了,还在做斗拱,还在用老祖宗的东西一直挖一直挖。你现在不可能像祖宗一样不用马桶,用痰盂或者夜壶。不可能了。那是祖先的事,不是你的功劳。

我们经常说我们打到哪里,那是成吉思汗,那是蒙古人,不是汉人,不要丢脸,不要把祖先的东西丢在自己脸上。你怎么思考你现在的自己,怎么做好。现在大家在讲“中”的观念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中”有那么具象吗?我们中国人最值得赞扬的东西是我们曾老师这样的,他会讲一些五行、科学,把我们中国人的科学放在我们的设计里面来,这个才是有骨气的。中国人现在变得很没有骨气,都在把老祖宗的东西变卖家产,如果可以的话,祖先牌位都拿出来卖。你要想一想我们自己丢不丢脸,有没有骨气跟国外的文化对抗,文化才是一个国家的力量,我们现在可以把人送上太空,那又怎么样?大家给你鼓掌吗。人家美国一部电影,一个微软的操作软件,我们要一千多个鞋厂的鞋才能把那个钱赚回来,人家只用一个电影就把钱赚回来了。我们是不是可以自强一点,用我们的文化力量,不要再丢脸了,不要再用老祖宗的东西,用精神层面的东西,这才是“中”。

“中国”这个概念在每个人心目都长的不一样,我们怎么把这个形象表现出来,这就是精神面,因为中国太难了,因为文化太久远了,我们很难真正统一出一个属于我们的文化,不像美国200年,汉堡拿给你就是美国文化了。但不是,我们必须用我们的魅力去征服人家。

覃思:我答复的直接一点。如果在国际舞台上面,我们从建筑、室内到任何的设计领域里面,我们是比较弱势的,这个必须得承认。但是我们又处在一个最好的土壤当中,我觉得这种场面或者这种探讨的模式在前所未有,如果我们通过我们的努力,我觉得在很短的时间之内,一定能在世界舞台上面有我们的绽放。现在已经有很多精锐,或者已经有很多先行者已经在世界舞台上面发光了。但是这个比例还是比较少,我们都需要更多的努力,就好像我们国家在世界经济体上面,很多人都认为我们还有问题,但我们的确上来了,我们已经可以跟美国抗衡。但是不是真的能够抗衡呢?从体量到比例上面还是有一定的差距。但我们处在这么好的时代、这么好的土壤当中,我们努力就是了。谢谢。

刘玮:我有一点点谈中国文化的痛点,可以说不是特别敢触及,因为我从小到大应该是生活一半在这里,一半在国外,近几年在国内比较多。但是特别有趣的是,我们坐在台上这几位老师,我们都有不同的出生长大的地方,学习的地方,但是我们现在为了设计而坐在一起,也是说明了这个观点。

我没有像那几位老师对中国文化这么深入的研究,我更喜欢到处走走,我喜欢一个人到处走走,我应该去过几十个国家,我还去过南极。我觉得应该是给设计师更多的灵感和洗礼,还有很多创作的源泉。我虽然胆子很小,但是我也喜欢在思想上面去冒险,比如我很努力地花了一年的时间考了一个直升飞机的驾照,我就是想换个视角来看待这个世界。也并非对我的设计有什么直接性的帮助,我不敢谈中国哲学、不敢谈中国文化,但是我尽自己的努力和自己的视角,来为所有需要表达的文化来做努力。这可能是作为一个普通设计师的角度能够去做的,我也希望能够和大家一起来从这个方面多做努力,从自己的视角多做努力。

主持人:从一些生活的眼光和阅历上去丰富自己的一些设计的灵感。曾院长对于中国的设计走向国际化有什么看法?

曾卫平:我觉得一定会的。因为我本身刚刚做了一个法国巴黎万巴文化城的规划,大概80万平方米,在机场的旁边,肉眼的范围之内就能看到埃菲尔铁塔的地方,大概80万平方米。原来是丹麦的建筑事务所BIG做的,原来是属于欧尚的项目,后来和万达集团合资,各控股50%,请我们来做规划,通过我们一个国际的竞赛,我们代表赢得了整个规划。

另外,中国的文化,其实设计是一种观念、是一种文化的输出,很大部分除了自己的情怀各方面以外,我个人觉得还要国家的经济的发展和国家是不是向好的发展,往内去发展。因为只有好的发展,设计其实是一种生活方式,你传递的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材料的堆积,其实是你的观念、是你的一切的对美的理解。如果说整个国家都向更善的,你的文明会被更多国家、不同民族、不同人所接受,那么经济又发展得很好,因此我觉得这个发展走出去是一个必然,而不是你要不要。所以多方面的原因。

马克思说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个特别重要。我觉得我们做设计,可能要更多的理解整个世界的发展,特别是现在的互联网的兴起,都不是新的话题,互联网其实改变了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方式,甚至改变了做设计的方式。所以技术在整个全球层面,变得逐渐逐渐的没有中间的环节,而是点对点之间的。因此我觉得从方式、从我们的经济的发展、从我们应该怎么去坚持,我觉得从长远看起来,中国走出去一定会,而且会走得更快。谢谢。